資訊中心

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 資訊中心

論當代景德鎮陶瓷藝術的命名

一個人要取一個好名字,一件陶瓷藝術作品也要取一個好名字,為景德鎮陶瓷藝術作品命名是近百年出現的事。元明清時期,景德鎮陶瓷藝術作品一般不見取名,因為那個時候幾乎是工匠們的集中制作,瓷繪師開始在作品上題跋、命名、簽名是從清末的淺絳彩瓷開始流行的。

淺絳彩瓷仿照文人畫的樣式,開始在作品上題跋和簽名,這一時期的題跋的內容比較泛,文字也比較多,多講述作畫的緣由、背景,里面還夾帶著詩歌、命名和簽名。到了民國新粉彩時期,長篇題跋逐漸減少,應景詩和命名增多。到解放后,題詩更少,多直接命名和簽名。在當下,景德鎮陶瓷藝術家都會為作品命名,然后簽名的做法比較普遍。

當陶瓷是工藝美術作品的時候,命不命名并不重要。但當它華麗轉身演變成陶瓷藝術時,命名就至關重要。以前的陶瓷工藝同一題材、同一畫面當然可以用同一個名稱,現在要創作陶瓷藝術作品,不能一味的復制,而要新鮮獨特,自然要求命名與眾不同。一個好的命名,會使作品所蘊含的藝術價值得到提升,相反,一個拙劣的命名會使一個好作品大打折扣。這對于原是工藝之城的景德鎮而言,一直是被大家所忽視的方面。現在大家都想將陶瓷工藝提升到陶瓷藝術,命名自然就變得重要了。

但現實是,當今景德鎮陶瓷藝術的成就有目共睹,但命名方面卻不敢恭維。有些藝術家還是套用傳統工藝美術的命名,有些藝術家胡亂取一個,有的藝術家創作時的確想將作品與命名很好的結合,但由于文化修養不夠,命名還是不理想。這些狀況都極大的影響了景德鎮陶瓷藝術的創作和價值。因為對于工藝成熟的景德鎮藝術家而言,不是擔心創作不出來,而是擔心不知道創作什么?與創作什么相關聯的命名是景德鎮陶瓷藝術的瓶頸,需要我們好好研究和解決。

一,命名要謹慎。命名不能完全不顧作品,取些都作品完全不相符的名字。一個命名起碼要與所創作的藝術形象相吻合,不然就讓觀眾認為這樣的藝術家不夠嚴肅。文化水平高低沒關系,但藝術態度應該認真。比如畫面上所畫的荷塘花紅葉綠,繁榮似錦,命名卻是“秋荷”。這樣的作品即使藝術形象再好,也不好讓觀眾喜歡,就像一位美貌溫柔的女孩,卻取了個“勝男”的名字,總讓人難以親近。所以,需要陶瓷藝術家多觀察和了解自然和社會,取名字時做到恰如其分。這些應該也是很基本的,只要藝術家細心一點就可以避免。

二,命名要文化。陶瓷藝術作品的命名由于受歷史和民俗的影響,一些傳統圖案不斷發生衍變,有些圖案所蘊涵的文化意義發生了重組和變異,的確很容易混淆和誤解。這需要我們多了解文化。比如王昭君出塞圖和文姬歸漢圖往往容易混淆。王昭君出塞圖中王昭君的神態應該是傷感和不舍的,不管我們贊頌她的和親如何為民族團結做出貢獻,當時實質就是男人打不過,讓女人去搞定的屈辱事件,而且她本人故土難離,悲傷凄切。所以不能把她畫成騎在高頭大馬上,興高采烈,躍馬揚鞭,那是歸漢的文姬而不是昭君。

命名要智慧。好的命名很能顯示作者的文化水平和藝術修養。陶瓷藝術屬于中國藝術,中國式的命名應該含蓄、詩意、有余味,而不能直接。這對于陶瓷藝術,尤其是現代陶藝,更需要較高的水平。有許多好的作品,其命名的確能取到畫龍點金,提升品位的作用。如獲得十一屆全國美展雕塑作品金獎的孟福偉的《生死時速》就是這樣的作品,如果作品命名為《汶川地震》則平淡無奇,如果命名為《一方有難,八方支援》則無震撼力。命名為《生死時速》將生命的價值得到彰顯,圍繞生命價值所進行的中國軍人的救助,老百姓的自救等很好地融合起來。這一作品的命名使得其藝術價值得到很大的提升。

命名是件重要的事情,不能馬虎應付。陶瓷藝術家在創作之初就應該想好作品的命名,這樣在創作過程中才會思路清晰,一氣呵成。當然有些作品是偶然獲得,事后取個合適的名字也是可以的。尤其不要取些莫名其妙的名字,讓觀眾云里霧里。其實之所以名字莫名其妙,是因為作者本身創作時心中的意象并不明晰,所要表達的情感也不濃烈,自然也就很難引起觀眾的共鳴。所以,陶瓷藝術家不僅要把作品創作好,還要把名字取好。這樣才能相得益彰,文采煥然,讓人過目難忘。


上一篇:景德鎮太平窯的來歷    下一篇:收藏當代陶瓷需要注意什么?